河砂天然砂资源已接近枯竭 机制砂成为热点
发布时间:             浏览数:

疯狂的河砂

与钢材、散装水泥等建材的跌跌不休相比,产值居建材行业第二位的砂石,近年来却价格持续上涨,至今未见下行迹象。

业内人士因而非常担忧:多年超量开采砂石后,不仅河道生态环境与河道安全不堪重负,且资源已近枯竭;在全面禁采限采政策下,砂石会否继续涨价?质量如何保证?

飞涨的河砂

2013年价格涨幅近30%,未来每年用量预计增长20%以上。

砂石是混凝土的主要成分,占比达80%左右;按原料来源可分为河砂(包括湖砂)、海砂、山砂等天然砂和机制砂,长久以来,我国建筑所用的砂石主要是河砂;按规格可分为碎石、粗砂、中砂、细砂等。在今年3月召开的第三届中国水泥网年会砂石骨料专场会议上,据同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蒋正武教授介绍,2011年至今,我国砂石行业表现出了需求量大且持续增长、供应吃紧、自然储量殆尽等特征,与此同时,河砂价格普涨。

河砂虽因就地取材、不宜长途运输而各地价格迥异,但涨价之势举国皆然。

江苏省住建厅公布的数据显示,中砂(一般指粒径为2.3mm~3.0mm的砂石,普通混凝土采用中砂为主)价格自2013年1月的78.4元/吨,上涨至2014年1月的92.5元/吨,涨幅18%。

广东省住建厅统计显示,2011年广东省河砂平均市场价格为60.52元/立方米;2012年为82.55元/立方米,同比增长33%;2013年近100元/立方米,同比增长20%。据当地媒体报道,河砂持续涨价甚至引起下游行业的集体反弹,广东省政府不得不采取行政手段加以整顿。2013年,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先后两次对河砂涨价作出专门批示,“要切实维护河砂价格秩序”。

中国砂石协会副会长、秘书长韩继先在2013年底的一次行业内部会议上指出,全国中砂价格2013年涨幅近30%。砂石价格飞涨的推手是急剧增长的市场需求。

据中国砂石协会不完全统计,我国砂石用量从1981年的不足5亿吨发展到2013年的120多亿吨,年产销量增长了20多倍。“按照国家基础建设中长期的发展规划,预计砂石的用量仍将以每年20%以上的速度增长”,中国砂石协会会长胡幼奕认为,虽然机制砂产量增长快,但产能缺口还会存在一段时间。

河砂供应不足,让不少混凝土生产商叫苦不迭。湖南某公司总经理胡正新说,“前两年,到处去买河砂都买不到,客户催着要货,我们每次陪客户唱歌必点《哭砂》,客户只好苦笑”。现在,胡正新转型做起了机制砂。

蒋正武教授认为,尽管短期中砂价格有一些波动,但长期来看中砂价格呈现稳步上涨的趋势,结合城镇化的利好消息以及环境保护的诉求,预计未来中砂价格将持续增长。

疯狂的采砂

一艘船一晚上就把防洪堤挖个大口,采砂获利10万元以上。

供不应求,价格飞涨,利润高昂,最常见的砂石摇身一变成了“软黄金”,刺激着采砂业畸形繁荣。

开采河砂堪称一本万利,投资规模小,技术含量低,随便弄一艘采砂船(包括挖沙船和吸沙船等),开上河道就能随地开采,挖完一片河滩,就转移到另一片河滩。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按照目前的价格,以常见的一艘功率1000匹的采砂船计算,每晚可采砂5000方以上,按每方砂利润20元计算,一夜就可获利10万元以上。

湖南,三湘四水,河港纵横,是河砂资源大省。在高额利润驱动下,非法采砂船四处横行,大大小小的河道因乱采滥挖而千疮百孔。

2013年10月,长沙市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理事长刘曙调查发现,“在长沙市宁乡县青山桥镇,挖堤、挖田、挖山采砂洗砂成了第一产业,各类采砂场就有十几个,周边其他乡镇也是这样。”

湖南省河道采砂专项整治办公室2012年公布的一组数据触目惊心——年采砂总量为1.7亿吨,洞庭湖区年采砂量为7000多万吨;3701艘采砂船中,无证采砂船1575艘;2979个砂石场(码头)中,无证砂场(码头)1534个;近6亿立方米采砂尾堆分布在湖南境内各河道和洞庭湖区。

非法作业占比近50%,其对河道生态、防洪、航道安全等破坏之巨更令人震惊。

绿色潇湘环保组织负责人毛建伟多年来持续关注湘江流域环保问题,在多年的追踪中发现,非法采砂对湘江“破坏非常大”,有些地方甚至是“毁灭性的”。非法采砂最大的危险是直接毁掉防洪堤及其他河道工程。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每天晚上,砂老板们就把挖沙船直接开到防洪堤边上,仅一艘船一晚上就能挖出一个大缺口,有时候船更多,“挖起来非常快”。

今年3月,正值春汛期间,湖南防汛抗洪任务压头,非法采砂导致岳阳市平江县290多米的汨罗江河堤严重损毁,湖南省水利厅厅长詹晓安赶赴平江县,现场督促修复河堤。

非法采砂对防洪的另一严重影响在于,采砂会降低部分河床,使河水形成漩涡,影响行洪速度,洪水来临时可能发生决堤。“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在湘江干流上,像橘子洲这样的沙洲并不鲜见,然而,非法采砂可能会让这些经千百年形成的沙洲毁于一旦。“湘潭的杨梅洲被挖掉了三分之一,易俗河白沙洲只剩下一半了。”一提及此事,毛建伟痛心疾首。

比挖沙船更让毛建伟感到可怕的是吸沙船。“那就是一个超级吸尘器,直接把水底的泥沙、小鱼小虾和水生植物全部吸进去”。毛建伟形容,吸沙船所到之处就是“三光”式的“毁灭性的破坏”。

与此同时,如果在航道内开采及乱堆乱弃,还会改变水的流向流程,恶化航道条件,威胁通航安全。《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调查发现,在沅江泸溪县送溪口段,成片的尾堆和采砂船占据大部分河道,对水运的影响一望而知。

“湖南再大规模挖沙的话,对河流生态、航运安全的影响就太大了,多少年都恢复不了。”湖南省人大环境与资源委员会监督处处长刘帅忧心忡忡地说。机制砂被业内普遍认为是河砂的替代品,2014年其市场占有率有可能超过70%。

政府出手

高压严打非法采砂,采砂许可与总量控制。

乱象之下,湖南省2012年发布《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试行办法》,明确划定禁采区,明确禁止任何船只在禁采区采砂、禁止无证采砂船采砂。今年4月1日,我国第一部江河流域保护的综合性地方法规《〈湖南省湘江保护条例〉实施方案》正式执行,再次提出“全面加强河道采砂管理,严厉打击各类涉砂违法行为,市级以上城市城区河段和长沙综合枢纽库区全面禁采”。

不独湖南,据水利部统计,截至2013年底,北京、河北、福建等27个省份先后以地方性法规等形式对河道采砂管理做出规定。

2013年底,长江水利委员会与黄河水利委员会亦先后印发采砂管理办法。今年3月21日,水利部印发《关于加强河湖管理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全面加强对河湖非法采砂的行政执法,强化可采期可采区现场监管,保持对非法采砂的高压严打。

“这样的高压态势下,从志愿者们监测反馈的情况来看,今年4月份湘江流域还没有出现新的非法采砂情况。”毛建伟对此虽颇为高兴,但对高压政策能持续多久仍心存疑虑。

在高压严打之外,采砂许可与总量控制是各地管理者的另一主要思路。

《湖南省河道采砂管理试行办法》规定,“河道采砂实行‘统一发证、统一收费、依规使用’原则,由县级以上水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编制河道采砂规划、统一发放河道采砂许可证、组织河道砂石开采权的有偿出让。”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阅今年湖南长沙、衡阳、湘西、娄底、怀化等地发布的采砂权拍卖公告发现,采砂标段自606米至12.8千米不等,竞拍底价自80万至2246万元不等。若按竞拍底价计算,每吨河砂许可费为20~30元。

在部分地区,采砂许可费是一笔巨大的收入。如泸溪县2014年采砂许可费底价合计3000万元,接近其2013年财政收入的10%。衡阳市2014年采砂许可费则超过2.3亿元。对此,有业内人士颇有微词,“许可费收得太高了,还每年涨价,不多挖点,赚不到钱”。

《湖南省湘资沅澧干流及洞庭湖河道采砂规划(2012—2016年)》规定,每年采砂控制总量1.2亿吨,比2012年调查公布的实际采砂量减少5000万吨。不过,全国并未实行统一的采砂总量控制。《2012年全国水利发展统计公报》公布,长江中下游干流河道2012年许可年度采砂总量7529万吨。

关于采砂许可管理,毛建伟认为,即使是取得合法许可手续的砂场,监管也很困难,“白天合法开采,晚上就非法开采,管不住。”

中国砂石骨料网CEO李华直接点破个中隐秘,“现在,你看到的采砂船几乎全是合法的。砂老板拿到采砂权以后,说是采20万吨,但至少要挖50万吨。很多地方也不管,老板和一些官员关系好,总是能以其他理由来挖,比如说河道清淤。”

无论采或不采,已不再是问题的根本。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教授赵顺增甚至认为,“禁采根本没必要,再过几年,中国就没有天然砂了,北方已经挖不出好河砂了,长江流域也就湖南、江西还剩一点,也快挖光了。”

韩继先认同这一观点,现在,全国一半以上的地区已出现天然砂资源逐步减少甚至无资源的状况,“河砂不可能满足市场需求”。日益猖獗的非法采砂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巨大。

被寄予厚望的机制砂

物美价廉环保,但发展粗放、监管缺失。

巨大的供给缺口下,在个别地区,海砂和山砂以低价迅速抢位,但大部分海砂高企的成本让绝大部分企业望而却步,山砂存量小、质量差,据业内人士介绍,只有一些不正规的地方才用山砂或者掺山砂。

机制砂,被业内普遍认为是河砂的替代品,且优势明显。

所谓机制砂,是经除土处理,由机械破碎、筛分制成的粒径小于4.75mm的岩石颗粒。

机制砂原料充足,“只要有石头的地方就可以生产机制砂”,城市建筑废料和矿山尾矿也可开发成机制砂原料。赵顺增教授表示,相较于河砂,使用高品质机制砂能更好地控制建筑质量。稳定而低廉的价格是机制砂更大的优势。据李华介绍,“机制砂各地价格有所不同,但都比河砂便宜很多。”在湘西吉首市,河砂95元/吨,而机制砂价格则为70元/吨。此外,机制砂的利润也颇为可观。湘西某公司董事长算了一笔账,以其引进的建冶重工机制砂生产线为例,试产半个月,每天2000多吨,每月预计毛利润100多万。

3月4日,工信部和住建部联合成立推广高性能混凝土推广应用技术指导组,目的就是减少水泥熟料消耗,降低水泥生产量,进而减少资源能源消耗。

作为国内大型的机制砂设备生产商,建冶重工提供的数据显示,使用高品质机制砂可使每方混凝土降低50公斤以上的水泥用量。据中国混凝土网不完全统计,2013年我国混凝土产量完成21.96亿立方米,如全部使用高品质机制砂每年可节约1亿吨水泥,以水泥300元/吨计算,则全年节约300亿元。

赵顺增指出,如果能减少1亿吨水泥产量,可以减少8000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多股合力推动下,机制砂发展迅猛。据中国砂石协会统计,机制砂市场占有率从2003年不到10%增长至2013年的49%,总产量20多亿吨。但产量大增却难掩机制砂粗放发展的乱象。

在湖南省邵东县的一家小砂石矿,记者看到,整座山被挖得支离破碎,断崖上兀立着几棵摇摇欲坠的松树,树根裸露在岩壁外。一台开起来黑烟直冒的拖拉机、一条输送带、一座小型的破碎机和一个筛子就是矿上所有的机械设备。矿主告诉记者,矿开了三年,行情好的时候,一天有两三百吨的产量,“每天都卖光了,车子有时候还要排队”。

“他们把石头打碎了,就叫机制砂,我们不管那叫沙子,搅拌站根本不用,达不到混凝土的要求。”丁祖仕说。正规的机制砂企业在开采前,应当依据各地矿源和市场的不同,在科学和详细试验研究基础上选择矿址、生产规模、工艺流程和设备选型配套。

赵顺增教授也表示,上述小砂石矿生产的机制砂存在诸多问题,会导致混凝土孔隙率高,容易开裂,更别说用来配比高性能混凝土。

小矿山对环境的破坏也不容小觑。韩继先指出,“对于矿山的开采,如果不进行从严控制,会比河砂开采的危害更大,到处地乱挖乱采,会导致植被破坏、水土流失。”

据统计,全国有10.7万个矿山,其中砂石土矿山近5.7万个,达到大型规模的只有2704个,仅占总数的5%;中型规模625个,占比为11%;小型规模的矿山共47925个,占砂矿总数84%的份额。2013年,国土资源部要求对小、乱、差等不达标的矿山,实施限产、关闭、兼并重组等整顿措施。

今年1月,机制砂占比90%以上的贵州率先出台《关于加强砂石土资源开发管理的通知》要求,禁采区内的矿山关停,限采区内的矿山收缩,开采区内的矿山集聚,确保到2015年末全省砂石土矿山总量控制数为2878个。在河南,砂石大县辉县连续关停小型矿,截至2013年底,砂石矿从187家减少到52家,共关闭135家。

“据粗略统计,今年一季度已经关闭的砂石矿有1000多家,到‘十二五’底,一共要关闭2万家砂石矿。”李华透露。

关停、整顿小矿山只是第一步,砂石行业的管理现状亦亟待改变。

业界保守估计,砂石产业2013年产值超过3000亿元,带动的运输业产值2000多亿元,位居全国第二大建材行业。但与规模极不相称的是,全国尚无统一管理砂石行业的行政主管部门,既没有将砂石作为工业产品纳入统计范围,也没有全国统一的生产与应用标准。如砂石应用方面,工业和民用建筑由城乡建设部门管理,水利工程则属水利部门的范围,公路又归交通部门负责。

目前,全国既没有专门的砂石骨料研发和设计机构,大专院校也未开设相关专业,甚至连一家专门的砂石骨料检测机构都没有,系统检测手段付之阙如。“目前,90% 以上的机制砂生产企业没有实验室,出厂检验和提供合格证也基本没有落实。”韩继先说。

如今,机制砂行业规模化、规范化发展已成定局。各路兵马纷纷进军机制砂产业,快速跑马圈地,产能爆发式增长。2014年或将是机制砂产业发展的历史转折点。

上海建冶重工机械有限公司是从事路桥机器、工业用磨粉机,破碎机械及普通机器的生产和研发已有多年历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生产能力不断提高。公司拥有行业资历深厚的专家团队,研发力量雄厚,秉承“创新进取,持续发展”的立业精神,自主研发生产了多款新产品,已申请国家专利保护的有近三十个。公司早在2005年就引进德国技术制造出立轴冲击式破碎机,后经多次改型现已推出最新JYT高效节能细碎机,完美机制砂粒型,更加节约能源产量更大,性能更稳定,目前已广泛使用在全国范围内,在福建、四川、湖南、山东等地有大量客户信赖建冶,在上海三甲港拥有建冶大型制砂现场,对上海浦东机制砂作出巨大贡献。

在全国各地密集调研后,机制砂市场结构急剧变化,“行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特殊时期,整个产业的政策环境也在大幅改变。”

今年3月,福建省发布《关于在全省推广应用机制砂的通知》,这在省级政府层面尚是首例,在机制砂行业准入条件、生产环境保护和产品质量等多方面作出了具体规定。

2013年下半年,国土资源部启动全国砂石土矿开采及管理现状调研,意图摸清砂石土矿开采及管理基本情况,加强砂石土矿开采管理。韩继先透露,工信部已委托中国砂石协会制定《关于促进机制砂行业发展指导意见》和《机制砂石生产技术标准》;国土资源部亦已拟订《建设用砂石矿山开采准入条件》。各项政策有望于2014年密集出台。

“2014年,机制砂市场占有率有可能超过70%,甚至达到80%,这是关键的一年。”

在政策推动下,建冶刘副总乐观地预计,机制砂有望再现国家强制推行商品混凝土取代现场搅拌混凝土的进程,“从现在的情况看,机制砂的推广速度会比商品混凝土更快,也许5年内就能在全国大范围使用。

上海建冶重工机械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桥路1389号     沪ICP备08511074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2728号